他們怎麼說?

簡學義

社會住宅與集體價值的追循

國家的文明指標
一個國家處理「社會住宅」議題的成熟度,反映了一個國家的「文明指標」,在物質性經濟發展的同時,兼顧精神性人性關懷的價值,對社會弱勢族群的照顧,彌補了自由市場資本主義運作無法關照的問題。 而除了對弱勢族群基本生活的消極照顧,「社會住宅」更應積極描繪一個理想的「集體生活」,對人個別的關照,對集體公民社會的促進,獨立生活之外,更共同塑造了一個「共生」、「互助」、「利他」的集體生活場域,並進一步延伸為對環境與自然永續的一種負責任的價值觀,所以「社會住宅」不只是提供一個生活的硬體而已,它更是一個「理想社會」社群生活價值體現的場域,藉此我們要呼喚的是珍惜「綠色價值」的公民,要創造的是符合「永續生態」的健康環境,要追求的是實踐「里仁為美」的人性社區。

公共的社群生活
「社會住宅」應能促進集體生活的「向心性」與「向上性」,創造豐富的社群生活「場域」,藉由共處、互動、交流產生「認同感」,滿足社群家庭精神性與生理性的「安適」與「安全感」。 「社會住宅」應提供豐富社群生活的「場所」,藉由各種生活的交集,自然促進彼此的交流與認同。「社會住宅」應有政府健全的財政為基礎,使政府有提供適當「福利」的能力以彌補部分「自償」的不足,而不受限於資本市場房地産觀念下錙銖必較的「公設比」,以公共的資源挹注更充分的公共空間,提供社會住宅居民豐富的「公共生活場域」。

集體生活的「向上性」
而所謂集體生活的「向上性」,乃是在「認同感」之外,更進一步促進集體價值的追循、成熟與進化,共同參與促進理想社會生活的實踐,如引進NPO的育成,提供社區居民參與社會企業的平台。此一場域有如觸媒,誘導了共同生活的「向上性」,結合「社區營造」激發對於理想社會追求的想像力,這些自發而有機的活動,除了提供了自我更新的社會生活,透過育成丶就業丶創業輔導甚至以工代租也成為經濟生活的一部分,一個小型自足的社會,除了社區老人、幼兒的關照、居民的互助,生態環保、永續生活的引入,NPO團體的進駐,提供居民多元而豐富的社會企業參與的機會。

社會服務網絡的建立
社會住宅不只提供基本生活的硬體,更需建置完善的社會服務軟體,針對不同的族群提供相關的服務,除了廣佈政府的社會服務站以及與醫療機構合作的健康關懷服務站,並以社區營造的精神,建立相互合作丶關照的社群機制,如志工服務平台丶年輕人丶婦女參與弱勢丶老人丶幼兒照顧;對弱勢生活丶就業的輔導丶青年創業的育成;乃至社會企業合作社與社會住宅結合的理想。

綠色價值的生活觀
藉由公共價值的延伸,促進綠色丶環境保育的價值成為一種共同的責任與價值觀,社會住宅的社區應有綠色公民生活公約,為環境保育善盡責任與義務。除了垃圾減量丶回收丶再利用的系統,亦提供傢具租借與二手貨交換市場;社區屋頂花園建立都市農場,推動共作丶共食丶共憩的共享機制。

自然生態的生活環境
除了對「人」的照顧,社會住宅對自然環境亦有關照的責任,社會住宅應以「生態社區」永續環境的照顧為目標,落實「綠建築」、「永續建築」的標準,考慮建築全生命週期的經濟成本,達到節能、保水、減碳的效能,對人的健康與環境的永續做出貢獻。

物業管理內涵的進化
社會住宅的維護管理必須超越傳統物業管理的範疇,而同時具備「社區總體營造」丶「社會企業」丶「社會服務」丶「青創育成」統合能力的新型態;才能結合政府與民間的資源,透過「社會問題」的相互照顧與自我修復,不只是消極的「救濟」更是積極的「集體價值」的追循,建立「社會住宅」永續經營的機制。